十四弦

主卜all,其他什么都磕,没有洁癖,啥都发预警。

2017.10.10  BC221
2018.08.30  ONER
从练习生到艺人
一路走来诸多不易
但我始终坚信
下一次相遇
一定是更好的你们

ONER出道大吉
坤音大势,未来可期❤

深夜搞事
偷偷放上来🙊
谁不爱plmm呢?

dbqbml
不妥删

【卜洋】经常来蹭饭的漂亮哥哥(后续)

非常感谢大家 对于上一篇文的喜爱和支持

指路→【卜洋】吐槽体:经常来蹭饭的漂亮哥哥

本篇为后续,木子洋视角

AU现实向,勿上升,xxj文笔

对洋哥语言把握可能不太准确,见谅

希望不要让大家太失望_(:з」∠)_

再次感谢

 

 

依旧是求评论的一天~

 

 

 

 

 

吐槽君你好,我是之前那个来吐槽他邻居经常蹭饭的那个人的邻居Y。我认为那篇吐槽在很多地方的叙述有失偏颇,所以也来投稿,以正视听。

 

 

关于身高坐标这种基本信息不再赘述, 不过颜值打分我还是要说一下的,我的邻居,我们暂且称他为F,这个颜值还是可以给4.5分的,那0.5主要扣在智商上,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可以勉强给5分的。我的话,自认为还是可以5分的,又帅又会。

 

 

言归正传,接下来我将针对F那篇吐槽诽谤进行逐一澄清。

 

 

首先,关于暖房。我承认,最后饭是他做的,但是我邀请他的时候是真的不记得他还会做饭这件事情。但其实也不用做什么啊,涮火锅需要什么厨艺你给我解释一下?就是没有F,我一群朋友加上我,还搞不定火锅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F的陈述纯属虚构、诬陷诽谤,是对我人格的污蔑,我要求他给我道歉,今天晚上必须做毛血旺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

 

 

然后我再补充一点,是这个人非要展示自己的厨艺的。那天F看到有食材就非要给大家做可乐鸡翅,当时外人太多我给他留面子没怼他,现在,恕我直言,什么玩意儿,差点把我新厨房个炸了,味道也一般,还不如直接扔火锅里煮了呢。

 

 

然后,再来说说关于蹭饭这件事情。对于「蹭」这个词,我很不满意。那是蹭饭吗,哥哥哪次不是带着东西去的?一起吃饭这几个月,我自认为,我的加入对F的生活产生了极大的正面影响,至少在我的督促下,他的厨艺实现了质的飞跃。

 

 

关于最后所形成的,我买菜他做饭这个现象,我认为这个结果,是对我们两个人人力资源的合理分配,是根据每个人在社会上在生活中的属性所自然形成的。我虽然没有做饭,但是我承担了购买部分食材、在F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提供灵感、在F做饭的时候陪他说话、吃饭的时候夸他、调教F厨艺,等等,一系列艰巨的任务。我认为我也是有付出的。

 

 

我这个人和F不一样,我很有逻辑。以上是我针对F的吐槽作出的回应,接下来是关于后面那些花里胡哨的问题的回应。

 

 

关于F的合租提议,我认为不成立,因为我的房子是买的。另,考虑到维持和提升本人生活质量的层面,我认为F搬来我家住是合理的,我希望他可以选择通过完成做饭洒扫等家务的方式抵消房租,当然,我还是会购买部分食材。

 

 

至于其他奇怪的问题,我拒绝回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试试?

 

 

既然来了我其实想说,其实我最近也有点事情想问问吐槽君和广大网友,如果以下业务不归你管的话麻烦帮我转到灵异圈吐槽君,谢谢。

 

 

事情是这样的,我这个人从小比较胆小,说白了就是怕鬼。从小到大我其实都会把我特意求的桃木剑放在床下,辟邪。包括这次来b市工作定居,我其实是带了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一不小心就弄丢了,我以为没带还回家找了一趟,但最后确定是真丢了,心累,腿酸,脑壳疼。

 

 

其实这半年,我晚上睡觉很不踏实,很容易做噩梦,经常半夜惊醒,这也就是我早上总睡不醒的原因。F总嫌弃我吃完饭宁可看着他打游戏到很晚也不走,有时候迷迷糊糊在沙发上睡着,其实我故意的,因为我怕回去以后又是噩梦缠身的一晚。

我也不是没有试过晚上开着灯,但是我总觉得灯光给人一种很冷清很无情的感觉,有时候躺床上就幻想,如果凌晨两点半有太阳就好了,这样我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就不会睁眼到天亮,而是可以沐浴着阳光继续安心睡去。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问一句,b市哪里的庙或者道观比较灵?我想还是得求个靠谱东西辟邪。感谢大家。

 

 

 

 

 

 

 

——你见过凌晨两点半的太阳吗?

——见过,噩梦醒来身旁你熟睡的脸

 

End

【卜洋】吐槽体:经常来蹭饭的漂亮哥哥

第一次写吐槽体,xxj文笔

AU现实向,请勿上升

依旧短小,一发完

我们的宗旨是,甜甜甜~

 

 

依旧是求评论的一天~

 

 

 

 

 

 

 

 

北美蔡徐坤吴彦祖彭于晏你好~第一次投稿希望能被选中~我想吐槽那个,把我家当他家,成天来蹭饭,臭不要脸的邻居,我知道你也关注吐槽君,对,就是你,麻烦对号入座谢谢,好好反思反思。

 

 

标题的话就叫“经常来蹭饭的漂亮哥哥”吧~

 

 

本人男22岁,身高190+,颜值的话自我感觉3分吧,男生到了我这个身高随便长长就会被夸很帅,但是我还是比较有数的。邻居Y,24岁,身高185+,颜值的话我给5分,但是不想爆照,略略略。我本人毕业一年,目前有稳定工作,坐标某一线城市,租了一个小房子自己住着。

 

 

是这样的,我那个房子是一梯两户,半年前对面搬来了一个男的,就是Y。

 

 

Y搬来的那天是周六,我正好没什么事儿,听见门口有动静就看了看,看到他一个人瘦瘦小小的打理一大堆行李,就帮他一起搬家了。后来搬完家一起吃了饭,考虑到是邻居嘛,就互相加了微信,后来他似乎并没有立即入住,我们就没什么联系了。

 

 

大概过了有半个月,他突然问我会不会做饭。哦忘了说,我俩去吃饭的时候,我说这个还没我做的好,小小的吹了一下自己的厨艺。他问我周末有没有空,他周末邀请朋友们去他家暖房,问我要不要一起,我很爽快就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是不会做饭,但是牛已经吹出去了,又拉不下脸不能让朋友们看不起就想到了我,真的是,臭不要脸。

 

 

后来他就搬进来住了,因为大家都是朝九晚五再加上都坐地铁,所以上下班路上总是会遇见。上班的话我会先跑步然后在家吃了早饭以后再出门,Y这个人比较贪睡,日常睡不醒那种,所以就经常是路过全时的时候买个面包或者饭团在路上啃,你知道吧。下班经常是我在菜市场溜一圈准备回去做饭的时候,碰见他在门口买小笼包和馄饨。

 

 

如果一个人习惯自己做饭他会觉得外面的东西都不健康不卫生,你知道吧,然后我就一直想跟他说这样不好。一开始会暗搓搓diss他,就,旁敲侧击那种。但是没什么用,有时候早上还会被打,也不是打,反正就,他这个人有起床气你知道吧。

 

 

大概过了两个月吧,我觉得这样实在不行,就鼓足勇气给他发信息说晚上请他到我家里来吃饭。然后吃饭的时候,我真的是,语重心长宛如一个操碎了心的老父亲,跟他说,Y你别老吃外面的东西也别老点外卖了,你一个人生活还是要学着做饭,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往上你搜一搜啥都有巴拉巴拉,我都觉滴自己烦,真的,我都烦。不过Y答应的很好,很乖巧,我看着他粉色顺毛觉得还挺可爱。

 

 

第二天下午他就来我家敲门,说自己学不会做饭,所以带着食材来学,我看他改邪归正真的很欣慰,很乐意教他,每次做饭的时候都给他讲解,还让他洗菜切菜,练练基本功。嗯,就这样,他学到了现在,神他妈乖巧可爱,骗子,都是骗子。

 

 

一开始他还装装样子,后来我做饭的时候,他就只站在旁边问东问西,坚决不碰,再后来就变成站在旁边嘴都不张,就看着。现在就比较厉害了,躺在沙发上使唤不动,还要点菜……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完了以后还老diss你,今天咸了明天酸了,后天又说锅包肉做的不够正宗了,有的时候我就想把菜扣他脸上。

 

 

后来就更过分了,开始点早餐了,完了以后还得我去叫他吃。搞得我整个人生活节奏都被打乱了,为了确保晨跑时间和早餐质量,被迫早起半小时,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我有点神经衰弱……

 

 

然后这个人吧,他有多臭不要脸呢,他有时候,嘴又特别甜,他特别会夸你,你知道吧。就是,我每次想要跟他讲清楚说,你别老来蹭饭,你能不能学着自己做饭。但是只要我一提这个话题,他就开始夸我,什么,哇这个菜真好吃啊,嫁给你得有多幸福啊,天哪他好嫉妒这个人啊,类似这种。我作为一个钢铁直男,山东大汉,受不了这个,就只能说你别说了转移话题,你正常一点……

 

 

其实我想吐槽的也不是他老来吃饭这件事情,其实他来之前那半年我自己住着感觉也挺冷清的,现在多了一个人,一方面分摊一下食材的费用,一方面又能陪我说说话,虽然有时候搞得我想打死他,但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

 

 

我就是觉得我俩现在这样特别不正常,现阶段这个状态,令人很尴尬。

 

 

你说他成天这样,还不如把他自己房子退了跟我住一块,还能省一份房租一份物业半份水电气,这些钱拿来改善一下我俩生活水平不是更好么,你说对吧。而且我整天累死累活做饭,还得叫他起床,还要被他diss,我找谁说理去!

 

 

我知道我这个人语言表达能力比较差,然后还抓不住重点,说话有点啰嗦。

 

 

所以我总结一下,我主要就想来这里咨询广大网友以下几个问题:

 

 

1.像我俩这种情况,能不能发出合租请求?

 

 

2.如果被拒绝了,怎样找台阶下会显得不尴尬?

 

 

3.如果对方同意了,是应该他过来还是我过去?

 

 

4.你说他能看见这个吐槽么?

 

 

5.如果他真的看见了,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不老实,套路他?

 

 

6.如果被发现了怎么跟他解释啊?

 

 

7.我俩现在是不是有点gay?

 

 

8.喜欢说甜甜的话的人,嘴巴甜吗?

 

 

9.漂亮哥哥,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10.Y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卜灵】摘下耳机,听见爱

激情短打
伪纪实文学,经不起推敲
xxj文笔,勿上升
麻烦用评论砸我🙈







故事发生在刚刚搬进京旺家园的时候。

那个时候似乎每天都很短,练习仿佛永无止境,使人身心俱疲。晚上到家的时间大多已经十一二点,排队洗了澡后便倒头就睡,有时候累极了,还没排到洗澡,就已经昏睡过去。

卜凡作为洗澡最快的一个,总是能抢占先机,也经常是第一个睡的。为保证睡眠质量,他习惯睡觉的时候戴着耳机,有时候会听一些轻音乐,有时候会听相声,仿佛不戴耳机是睡不着的。

灵超却显得精力旺盛,在哥哥们都洗澡睡觉以后,他习惯再看一会儿书。哥哥们总羡慕弟弟,年轻真好,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但灵超其实不是不想睡,而是会失眠。

年少离家的冲动,面对永无止境练习的疲惫,未来路途的渺茫,无一不压在少年人心上让他喘不过气。也不是没有想过向哥哥们向秦姐倾诉,但是想到哥哥们也面临很大的压力,甚至所背负的压力比自己还要重很多时,就觉得自己很矫情,多大点儿事儿啊,洗洗睡吧。

有一天晚上,灵超像往常一样有些失眠,他躺在床上,看着对床早已熟睡的卜凡,突然想把心中的情绪就这样倾诉出来。

他睡着了吧,他戴着耳机的,他一定听不到的。


“凡哥?凡哥?”

“凡哥,你说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啊。”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没零食吃,没新衣服穿,没有零花钱。你说如果我当时没有来北京,我现在是不是还在家里过着特别舒适的生活,我会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呢…?”

“凡哥,你后悔过吗,你明明都已经有工作了,你和洋哥明明当模特当的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来当练习生啊?还有我岳叔,我感觉你们都很有勇气。我倒是没有后悔过,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啊,说起来我的人生还没有来得及有所成就啊,所以我这算是孤注一掷吧,那就努力呗。”

“凡哥,今晚的月亮真圆,我有点想家了。青岛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我在图片上看可好看了,比我们那好看多了,那,你想家吗?”

“凡哥,今天压腿好疼呀。”

“你今天好傻呀,老师还没有走,你怎么就当着老师的面儿教我怎么作弊抄单词啊。”

卜凡其实睡觉很轻,容易醒。一天晚上,他朦胧间听到有人在讲话,一开始以为是谁在说梦话,后来发现其实是对床的灵超在自言自语。

卜凡偷偷摘下一个耳机,开始静静聆听。

他听到了这个看似坚强的孩子掩藏在深夜的脆弱孤独的内心,感受到了少年内心的彷徨,也听到了小朋友的小烦恼,和小朋友对哥哥们的控诉和吐槽。

听的多了,他慢慢想要帮弟弟解决问题。他试图将答案亦或是他想要对少年说的话,融入每天生活的对话中,或旁敲侧击,或借由各种小事给弟弟讲道理。

他愈发关注灵超每天的状况和心情,有时候甚至会在白天偷偷地猜,晚上会听到什么。

“凡哥,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最近变得很啰嗦哎,再这样下去都要跟岳岳妈妈差不多了。”

“我觉得你白天跟我说的话让我想了很多,谢谢啊。要不是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都会以为是你特意在帮我解答问题。”

“凡哥,你唱rap真好听。”

“凡哥你做饭好好吃啊,不知道谁以后很幸运可以嫁给你哦,又高又帅,又会做家务,做饭还这么好吃。”

“今天在游乐场,你拉住我和我一起坐跳楼机是什么意思啊,是因为我害怕吗?那到底是因为是弟弟害怕,还是因为是我害怕呀?”

“凡哥怎么办,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凡哥你喜欢我吗?”

“凡哥我喜欢你~晚安~”

“我亲爱的凡哥哥晚安~”

“凡哥我想当你男朋友~”

“凡哥,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呀?”

“喜欢。”

灵超一怔,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他看到对面的卜凡缓缓睁开眼睛,他看着自己缓缓坐起,摘下耳机,“我喜欢你灵超同学,请问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end————

【卜灵】像

严重ooc,xxj文笔
排雷:洋灵兄弟情,卜灵HE
接受所有批评
麻烦爸爸们用评论来砸我谢谢





0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

我曾觉得这句话是对自己的爱情和疼痛的青春最真实的写照,每次想到这句话都会被虐到,令我升起一种文人伤春悲秋时候的忧愁感,我没有开玩笑,我真的很悲伤。






1

我叫李英超,我哥哥叫李振洋,我喜欢他。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当时爸爸妈妈以为自己没办法拥有自己的孩子了,于是去领养了哥哥。后来莫名其妙我出生了,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因为我的出生而遗弃哥哥,而是认为正是因为领养哥哥积攒了足够的善良与福气,才使我有足够的幸运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一家生活的很幸福,我很爱我的家人们。

我的哥哥和别人的哥哥都不一样,是世界第一好的哥哥。

隔壁尤长靖的哥哥每次给他讲题都凶他,还偶尔会打他抢他玩具,但我的哥哥从来不会,我世界上最温柔的哥哥,会温柔地给我讲题,会给我买好多好多的糖和玩具,会带我去游乐园玩,会在电闪雷鸣的晚上抱着我哄我睡觉。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

我想日子也许会一直这样平平淡淡甜甜地过着,等我长大以后努力挣钱买一个很大很大的,有院子的大房子,我、哥哥、爸爸妈妈,全都住进去,还可以养一只哥哥特别想要的金毛。我会在院子里种上白玫瑰,会精心打理一面开满红色花朵的蔷薇花墙,每年开花的时候就和哥哥拍好多好多照片,我哥哥可帅了。








2

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哥哥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模特了,大模,哥哥说大模就是那种个子很高要去很远的地方工作的模特。哥哥经常去欧洲走秀,偶尔恰逢我假期他也会带我一起去,我很喜欢看哥哥走秀的样子,T台上的哥哥表情冷酷帅气有型,很有国际名模的专业气场,我是哥哥的小粉丝。

我和哥哥一起走过很多地方很多国家,一起走过了很多年,一起离开家乡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一直走到哥哥奔三而我也即将大学毕业。

有一天哥哥带回来一个女孩子,告诉我那是他的爱人。看他们幸福对视的眼神和紧握的双手,我知道,这个美丽的小姐姐是在哥哥接下来的人生中代替我去陪伴他的人。

我其实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

我知道我喜欢哥哥,是那种喜欢;我也知道哥哥爱我,但是那种爱。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们会被分开,在哥哥接下来的人生里会有更重要的、更好的人去陪伴他,与他同行。这个人可以是男人女人可以是任何人甚至可以是隔壁尤长靖凶巴巴的坏哥哥,但这个人唯独不能是我。这些我都知道。








3

哥哥要结婚了。

“哥伴郎是谁啊?”我迟迟没有等到哥哥邀请我,只好主动问问。

“我的一个小学弟,卜凡,最近刚刚签在我们公司,说了你也不认识。怎么了?”

“哦,没事,我就问问,这不是怕你缺伴郎吗。”

“小没良心的,是不是嫌哥哥没叫你?你记不记得你说你这辈子都不会去当伴郎,而且我怕你抢了我的风头啊,婚礼上不可以有人比我帅。”哥哥挨着我坐在了沙发上。

“你这么一说,我似乎都能接受了。原谅你啦。”我知道,可爱是我最好的武器。

“骗你的,哥哥的伴郎当然是你了,原本想着过两天试衣服的时候再跟你说,现在只能提前告诉你啦~这个礼拜六上午,跟哥哥试衣服去啊~”哥哥揉了揉我的头,起身去忙别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我是伴郎,但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大喜的日子,什么都别想了,我告诉自己。我应该开心,因为可以见证哥哥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刻,也应该发自内心地祝福并祈祷他们可以拥有幸福美满的人生。我是这样想的,我真的为哥哥开心。

伴郎的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挡酒,但我似乎并不具备这个功能,反倒是哥哥替我喝了不少不怀好意的敬酒。

到哥哥员工和同学那一桌的时候,有一个人非要洋哥跟他道歉,说什么明明自己有机会可以当伴郎,结果准备半天衣服都买了却跟他说不用了,必须多喝两杯精神补偿。他就是卜凡吧,我想。看来哥哥一开始是真的没打算找我。

我冲上前抢过哥哥手里的酒杯,“是我非要当伴郎的,凡哥对不住了啊,我自罚三杯。”喝完我看到哥哥整个人还是懵的,反倒是卜凡有些不好意思,“诶呦我真没有欺负弟弟的意思,未成年人不能饮酒吧,对不起对不起,我也罚。”“我19了,成年了,可以喝,没事儿~”我爽快的拍了拍卜凡的肩,嗯,真高,比哥哥还高一些。

哥哥终于反应过来了,“李英超你长本事了是吧?还学会喝酒了?”说着放下酒杯就要给我“宠爱”,幸好大家都拦着他,而且他其实已经喝了不少了,我躲在卜凡身后冲他吐舌头,我们似乎又变成了那个打打闹闹的我们,真好。










4

我终于大学毕业了。我的毕业旅行定下去巴黎,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出国旅游去的城市,也是我第一次看哥哥走秀的地方。

我又去看了当年那场秀,我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模特出场的地方——这是多年留下的习惯,我习惯性地期待下一个出来的就是哥哥。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哥哥走出来,我整个人一激灵。

像,太像了。同样是亚洲面孔,同样是削瘦如雕刻的面庞,同样是睥睨众生的眼神和冷酷的表情,同样是厚厚的嘴唇,同样是即使同为模特也明显优于其他人的强大气场,搭配模特标准统一的妆容和出场处稍暗的灯光——所以我才会在恍惚间将这个人看成哥哥。

我想和他在一起,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想什么呢李英超?醒醒,你根本不认识他。

走出秀场后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寻觅解决晚餐的地方。微信突然收到一条好友申请,是卜凡,算算也有两年多没见了吧,他加我干什么?

“弟弟,我刚才走秀的时候看见你在台下了。我找你哥要了你的微信,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饭吧?”

哦?我怎么不记得刚才台上有他?我自知看的很不认真,还有些心虚。

他走过来朝我打招呼的时候我有些恍惚,是他?是那个我觉得特别像哥哥的模特,怎么跟记忆中的卜凡一点都不一样?

卜凡加入了我的旅行,据他说是因为终于走完这一季度的秀都快饿哭了,要好好休息休息,玩一玩,顺便趁经纪人不在大吃大喝。同游的这几天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和旅行同伴——除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回不自觉想起哥哥——他们太像了。

如果说恍惚间我觉得两个人长得像是因为模特脸的共同特征再加上灯光和气场,生活中二人的相似对我来说才是致命的吸引。有时候我从试衣间出来会觉得这个夸奖我的人就是哥哥,会觉得抢着去买单的宽阔背影就是哥哥,会觉得那个揉着我的头发笑着说“你一个学生哪来的钱,等你挣钱了再买给哥哥吧”的人是哥哥。

我觉得我根本无法控制我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感觉跟和哥哥在一起的感觉,会一样吗?

李英超,你清醒一点。









5

后来的日子,平淡而普通,我找到了工作,在离公司近的地方租了一套小房子,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生活,也逐渐习惯了晚上加班到深夜后面对漆黑冰冷的空房间的生活,周末偶尔会被哥哥姐姐叫到家里吃饭。

周末我像往常一样去哥哥家里蹭饭,今天似乎家里格外热闹,我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厨房忙碌,灶台对他来说有些高,高大的身体蜷缩在小小的空间,显得有些委屈,但是偏偏这人口中吐出带着笑意的逗趣儿的言语。

是卜凡。

我想我逃不过了。









6

我们恢复了联系,平时会聊聊微信吃吃饭,周末会一起出去玩。

我才知道原来他家离我家很近,人也很有趣,也才知道原来他做饭真的很棒,真的很会照顾人。

我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在一起跨年看烟花的时候,我侧头望向他,他也正在看我,然后我们吻在了一起。接吻过后我被他揽在怀里,而我脑子里的反应却是,哥哥的嘴唇也是这种厚厚的,会不会和凡哥的一样,也这么好亲。

我抬头看向卜凡,如果你知道和你在一起的这个人内心竟然这么龌龊,一定会唾弃他的吧。我甚至开始期待他在发现我对哥哥的心思后的表现:会骂我吗,会摔东西吗,会打我吗?不管了,至少这一刻,我在渴求这份温暖。










7

我和卜凡在一起三年了,这三年里身边的人都说我被宠上了天。

给我洗衣服的人变成了他,给我收拾屋子的人变成了他,给我买糖的人变成了他,督促我吃饭的人变成了他,在我生活工作中遇到困难时安慰我帮我解决问题的人变成了他,在每一个节日陪伴我的人也变成了他,他似乎完全取代了哥哥在我生活中的位置。身边的人包括哥哥也觉得我们的感情非常好,也很稳定,觉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但我知道,也许并不是。他不知道我最喜欢白玫瑰,不知道我喜欢看《小王子》,不知道我根本不怕打雷是哥哥怕,不知道我喜欢哥哥,不知道我一开始选择跟他在一起是因为喜欢哥哥……

他最不知道,在每一个幸福温馨的场景下,我的内心有多煎熬多忐忑,似乎每一分钟的快乐都是借来的,在真相大白以后这些快乐和幸福会被毫不留情地从我的身边抽离,痛苦会侵蚀填补每一寸空白。我离不开他了,我想我爱上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了。

有时我又觉得,卜凡比哥哥好多了。哥哥不会做饭,哥哥死要面子,哥哥有时候会揍我……卜凡这么好,都这么喜欢我,哥哥没有卜凡好,为什么不喜欢我。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我一定不要去爱上一个像你的人,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爱而不得的痛苦,我一定要找一个和你一点都不一样的人,这样就不会总是想起你了。








8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回家,灯黑着,卜凡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我笑问他怎么不开灯装神弄鬼,却在打开灯看见桌上摆着我的日记本那一刻有些僵硬,完了,我想。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卜凡似乎很淡定,但我总觉得他濒临爆发,他站起身来走近,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摇摇头,退了一步,将门让了出来。我真怂,连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分手吧。”卜凡回身拿了手机,打开门就走了。

他走了,甚至没有看我一眼,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快了,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

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我靠着墙慢慢坐下,脑中是这三年来我们经历的点滴快乐,这些快乐像利刃一刀一刀剖着我的心,我才发现里面已经完全没有哥哥的身影了,只剩下卜凡。

我早就料到了不是吗,他脾气那么暴躁忍得很辛苦吧,我应该庆幸他不是那种纠缠的人,不会把这一些告诉哥哥。














9

我似乎听见了敲门声,我抹了抹脸,起身开门。

是卜凡。

他将手里的购物袋塞到我怀里,说:“你好啊,我叫卜凡,年龄26,身高192,职业模特,是你的新室友,很高兴认识你。听说你爱吃糖,初次见面,略备薄礼,不成心意,希望你不要嫌弃。”

透过眼泪我看到他在笑,我最喜欢他的笑,明明是看起来那么凶的人,笑起来却很甜,他总说我的笑很好看,但其实我觉得每次看到他冲我笑,我心都要化了。

我将糖扔在地下一把抱住他跳到他身上,他接住我将我抱紧,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低声安慰,我却越哭越凶了。

我好爱你,我打着嗝儿说。

我知道,我也爱你。

我毫无章法地吻着他,他也难得没有抢过主动权任由我吻遍他的额头,眉眼,鼻梁,嘴唇,下巴,喉结……

对不起,但我不会再放弃你。











10

后来偶然聊天聊到那晚,卜凡斜着眼看着我,不屑地说:“我跟你在一起三年,我能不知道你?你早就爱我爱的无法自拔。再说,你凡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高大帅气与甜美可爱并存,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我笑着用脚踢他的肚子,“切~那你也贼喜欢我~”

他抓住我的脚踝,笑着看着我,“岂止是贼喜欢,我爱死你了李英超。”

闹够了躺在床上他认真地跟我说,他早就知道我以前喜欢哥哥,只是没想到我一开始是因为他跟哥哥长得像才跟他在一起。看到日记以后突然就明白我为什么会偶尔走神,将整个故事连起来一切顺理成章。在一起三年,朝夕相处感受到的爱意不会是假的,他知道我需要解开这个心结,也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就决定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他很早就看到日记本了,想了很久才决定用这个方法,只可惜原本打算让我自己思考几天,结果出门没到一小时就担心得不行,买了点东西回来了,幸好目的达到了,不然后悔死。

我听着眼眶有点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钻到他怀里,亲了亲他的下巴。

他伸手抱住我,吻了一下我的头顶,“睡吧,宝宝。”

“晚安。”





——end——

【卜岳/洋灵】见字如你-07

主卜岳,副洋灵,会写清楚,本章洋灵。
纯脑洞,无车,ooc勿上升
第一次写连载,xxj文笔,手机码字,见谅
努力日更,实则不定期,建议养肥再看



想尽各种办法推动剧情……真的是……着急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要没动力了o(╥﹏╥)o






上一章




见字如你-07

 

岳明辉准备出门的时候,看到灵超正在门口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聊天,那个人背着大的旅行包,像是一个游客,笑眯眯的,行为举止透着一些慵懒,但却礼貌和善没有一丝散漫,让人感觉莫名很舒适,像……大猫。

 

"超儿,我去趟邮局,一会儿就回来哈,叫奶奶等我吃饭。" 路过两人时岳明辉简单打了个招呼,"你朋友啊?你好。"他微笑着朝陌生男人点头示意。

 

"是前两天那个卜什么吗?就是中国那个?" 灵超将棒棒糖贴在下嘴唇上。

 

"诶呦知道挺多?卜凡,就是之前那封信那个笔友。走啦~" 岳明辉撸了一把灵超的头发头也不回地走了,背过身后才突然想起来似的抬起手臂随便挥了挥。

 

"笔友?你们英国人都这么有情趣的吗,小朋友?" 

 

灵超听到这句小朋友差点把嘴里棒棒糖咬碎,"不知道呀叔叔,不过和他写信那个似乎是个中国人,叔叔你们中年人都这么有情趣吗?"

 

看着眼前拥有天使般的面庞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口中却吐出如此令人刺痛的字眼的小孩,大猫的笑容有些僵硬,大猫脸上有点挂不住。

 

"对呀,那请问小朋友愿不愿意和我做笔友呢?我描字帖,行楷。" 大猫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一个小屁孩。

 

"不用了叔叔,我作业很多的,你要找的酒店就在那边,快去吧,叔叔再见~"

 

李振洋望着灵超走远的背影,脸上是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宠溺的笑,“小兔崽子”,他摸出手机,给卜凡发了个信息:

 

我在英国这边正好到了你笔友这边,人挺和善的,不是骗子。那个灵超也挺可爱的。

 

又想了想,把第二句话删了,发送。

 

收起手机,李振洋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棒最贴心的哥哥,为了弟弟交朋友不远万里来到异国他乡,就是为了帮弟弟把把关,简直太优秀太善良了,回去要让凡子rap夸自己一个小时,不行,起码两个小时。

 

不过这个灵超,真的是,好可爱啊⁄(⁄ ⁄•⁄ω⁄•⁄ ⁄)⁄想认识。

 

要不自己也写封信寄过来?不行不行,跟卜凡用一个套路岂不是显得很没有创意,啊,怎么办。刚才自己说的话会不会被认为很唐突没礼貌啊,天哪会不会被认为是心怀不轨的怪蜀黍?叔叔?不是,怪哥哥?

 

卜凡放学回来看到手机上李振洋的消息楞了一下,他知道李振洋肯定不是正好路过,没想到他真的去看了。虽说之前已经想好决定赌一把,但看到这个消息还是让人非常开心,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小愧疚……下次寄信的时候多寄一些小礼物吧。

 

很感谢洋哥,同时又有一些怕怕,毕竟上次让他帮忙的时候,是以手写3000字小论文题目自拟题材不限主旨是花式赞美李振洋为代价的。

 

 

李振洋很惆怅,以至于他早上六点半居然自然醒了——然后躺在床上惆怅到八点多,他实在是太想认识灵超了。你洋哥,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自诩什么名场面没见过经历过,自诩什么高冷的女神没有搭讪过,自诩……算了,不诩了,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叫叔叔。脑瓜子疼。

 

李振洋准备出门溜达溜达,毕竟是出来旅游的。李振洋和父母出来旅游的时候那二位一般不大喜欢搭理他,官方原因是说因为自己的确起的太迟,实际上……李振洋相信,即使他早早起床,人家也有一万个不带自己玩儿的理由,啧,万恶的小情侣。

 

谁还没个小伙伴了咋地。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小伙伴会有的,小朋友也会有的(???),李振洋告诉自己。

 

没走多远就看到灵超背着书包从院子里走出来,李振洋立马跑上前去。

 

“小朋友早上好啊~去上学吗?”

 

“叔叔早上好~叔叔今天礼拜六,不上学。”

 

“哦哦哦,哈哈……哈……那个……一放假就忘了星期几了,那……你去哪里啊?”

 

“去图书馆看会儿书。”

 

“看书?诶我也喜欢看书,我喜欢看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他们都叫我莎士比洋。我跟你一起去吧?”

 

“行啊,正好今天我岳哥他们乐队排练没人陪我去了。诶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灵超,今年高二,你叫什么名字啊,莎士比洋哥哥?”说着,灵超从裤兜里摸出一颗糖,“吃糖~”

 

晨光中小孩的面庞被照的金灿灿的,李振洋觉得泰戈尔说的一点儿不对,天堂不在孩子们的眼睛里,在面前少年明媚的笑容里。


如果让李振洋细数人生中懵圈的场景,这大概是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他感觉那一刻的自己,被幸运击中,被幸福冲昏头脑。

 

“谢谢。我叫李振洋,我刚刚大一,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洋哥。”有的人表面非常镇定,实际上指甲已经抠到了手心里,甚至有些颤抖。

 

“哈哈哈,好的洋哥~走吧。洋哥你来旅游的吗?怎么一个人?不去景点转转吗?”

 

“嗨~我这个人旅游比较随性,走哪算哪,没什么特定的计划…………”

 

“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啊……………”


…………

 

两个人并肩而行,不时传来愉快的笑声,画面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的美好。

 

 








【卜岳】见字如你-06

主卜岳,副洋灵,会写清楚,本章无副cp。
纯脑洞,无车,ooc勿上升
第一次写连载,xxj文笔,手机码字,见谅
努力日更,实则不定期,建议养肥再看

在努力加快剧情进展,但是又觉得如果强行加快会变的没有味道,因为书信的话原本就是要慢……

而且其实初衷是写一篇淡淡的慢慢的温柔的文,现在似乎有些搞笑……果然饭随爱豆是相声社出来的吗……

你们猜我写到哪里会忍不住开始欢脱啊哈哈~

以及……求红心蓝手求评论,爸爸们不爱你们的小可爱了吗😭

上一章

 

【卜岳】见字如你-06

 

2013年 英国

岳明辉感觉自己等了一年, 毕竟日历已经换成了2013,圣诞节已经过去了很久,然而他还还没有收到回信——虽然实际上只过去了一个月多一点。

搬家了?或者觉得自己是骗子?他设想过很多种情况,甚至担心自己邮箱出了问题,给自己发了很多封邮件,查看了很多次拦截,可能,不回收到了吧,毕竟只是一次小尝试,岳明辉有些沮丧。

2月初的一天,岳明辉下课回来的时候,小孩跟他说收到了一封信,是中国寄来的,似乎叫卜凡。岳明辉有些恍惚,啊?信?不过为什么是信?

这种感觉很神奇,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终于联系上,又仿佛分隔多时的恋人终于重逢。岳明辉从未觉得自己二十年的经历如此贫乏,以至于他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样激动惊喜交织的快乐。

岳明辉把信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将来自青岛的明信片贴在了床头。他能感受到对方很乐意与自己做朋友,也大概能明白对方心里的忐忑,也是真没想到对方会选择继续以写信的方式与自己交流。

岳明辉坐在书桌前,既然你选择写信,那就写信吧。








亲爱的凡子:

我想这个称呼你会喜欢。

很惊喜可以收到你的回信,在等待期间我想了很多种情况,甚至一度告诉自己别太期待,毕竟几年过去了说不定已经搬家了。就在我即将说服自己的时候,终于等到了你。我没想到你会选择信件的方式,我以为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会很不耐信件往来时的漫长等待。

突然想起来之前看木心的那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 很不理解,我想便捷及时交流会拥有更高的效率,会节省很多不必要的时间浪费。经历过这次等待,突然就懂了,等待的过程其实也很美好,内心怀有期待和忐忑,甚至有些焦虑不安,在最终收到回信的那一刻,等待过程中所有情绪会变成彩色的泡泡盈满心间,最后化成甜甜的水,只剩下开心。

我想我是喜欢这种交流方式的,我也希望你在等待过程中,也可以收获这样的快乐。顺便也为我贸然提出使用电子邮件的行为表示歉意,希望你不介意我做你的笔友,也很荣幸你愿意成为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笔友。

关于你问的英国学生数学的问题,我有些想笑,你是看了什么国内的不实报道了吗?其实他们的数学没有你想象的(或者是报道中说的)那么差,有的人领悟能力强数学成绩就很好,有的人脑子转不过来数学成绩就一般,也有超级好的——毕竟微积分是牛顿发明的,证明英国人的数学有时候可以好到令人发指。

再来说说大学生活吧,我其实比较大的感触是,英国人是真的很会玩也很爱玩,我认为我的大学生活中最精彩的部分可能就是和伙伴们一起打篮球玩音乐的时候了吧。有大半夜在酒吧疯狂嗨唱的躁动,有夕阳西下抱着吉他,三五成群唱唱歌跳跳舞的惬意,也有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酣畅淋漓。当然这些娱乐生活我想无论是哪里的大学都是差不多的,好奇的话不妨去附近的大学校园走走,提前感受一下。

至于学习,哥哥不想骗你,人呐,还是得活到老学到老。上了大学,依旧要学习,挂科是真的不行,加油吧,毕竟可以随意挂科的日子不多了。当然,你可以选择只是玩乐的大学生活,但你要知道,人的一生中痛苦和快乐是守恒的,你不可能只享受这些一时的快乐,而不付出代价,有的人表面和你愉快玩耍其实回去以后悬梁刺股也说不定。时刻记得,学习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辜负你的事情,至少在现阶段。

似乎我说的有点重,不过真的没有恐吓你的意思。为了避免你和灵超一样念叨我岳岳妈妈,我就不唠叨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高考完了确实可以放松,你会度过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三个月假期,大学的生活节奏学习节奏也远没有高中那么压迫,只要你守住底线不选择放纵,适当努力,就会得到不错的结果。

哥哥是过来人,明白高三的心路历程,看到你有这样的想法不免会多说一些,希望你不要嫌弃。在你生活中遇到问题不方便与身边的人交流的问题时候,也希望你可以想起我,我想我会是一个不错的聆听者与陪伴者。

突然想到称呼问题,我其实看到“亲爱的岳明辉哥哥”的时候吓了一跳,似乎从来没人这么称呼过我。我个人不是很拘泥于称呼,我的朋友们会叫我岳岳、明辉、小明、小辉、辉哥之类的,不过看到你在信中叫我哥哥,我很开心,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直接叫我哥哥。

非常感谢你的明信片,我很喜欢,有机会一定会去青岛的,到时候就可以跟你见面啦。

随信奉上这本我最爱的小说《双城记》,它可能有一些破旧因为被我翻看了很多年,也希望你不要介意。

最后,期待你的回信。


岳明辉 Pinkray
2013.2





下一章